首页 > 教练员 > 正文
“铁榔头”眼中的排球巨变
发布时间:2018-11-12 17:12:28    来源:中国运动文化教育网

微信图片_20181112171135.jpg

从1978年首次身披中国女排战袍为国争光,到2018年率队出征女排世锦赛。身兼中国女排主教练和中国排球协会副主席双重身份的郎平,感慨她与中国女排乃至中国排球的不解之缘,恰好在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中,书写了一段光阴的故事。

    

197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开端,对中国排球而言也是充满希望的年份。那年,18岁的郎平被慧眼识珠的袁伟民选入国家队,并在之后被誉为“铁榔头”。在当年12月的曼谷亚运会女排决赛中,中国女排惜败当时的世界冠军日本女排。也是从那时起,中国女排迈出向世界冠军冲击的脚步。“那时候,排球的普及程度没有现在高,知道的人也不多……”郎平回忆道。

    

改革开放40年,各行各业的劳动者凭着艰苦奋斗、顽强拼搏的精神,让祖国面貌日新月异。而对像于郎平这样的老一代中国排球人,艰苦奋斗、顽强拼搏,并不是一句口号。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湖南郴州,中国女排在竹坯搭成的训练馆中,在粗糙的毛竹拼接成的地板上摸爬滚打磨炼技术。“竹棚难免会漏雨,有时外面下大雨,里面下小雨……”郎平说。

    

即便回到北京,40年前的训练条件同现在也无法相比。据郎平回忆,那时在国家体委院内的训练馆里有4块场地,分属男女排和男女篮,场地的边缘要留给跳水队进行陆上训练,旁边的两个小屋子是举重队的训练场地。她说,老女排获得世界冠军后,仍然坚持“三从一大”科学训练,有时候要训练到中午1点,时常错过午饭时间。为照顾女排姑娘们,食堂会单独给她们做一个大葱炒鸡蛋,这在当时就是好菜了。

    

在艰苦的训练条件下,中国竞技体育诞生了一个又一个世界冠军,也催生出“女排精神”这样富有时代特色、鼓舞了一代又一代国人的精神财富。如今,随着中国体育事业不断发展,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的大院里,各项目的训练场馆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,无论是训练局,还是宁波、漳州等训练基地的软硬件,都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。今年亚运会期间,总局还创新性地设立了“保障营”,很好地解决了运动员和教练员在大赛期间的后顾之忧。

    

在郎平看来,从增加自由人到每球得分制的实施,排球运动在过去40年中发生的改变是革命性的,这对于排球技术发展、选材等要求更高了。“现在对女子排球运动员有更高的体能要求,更男子化。上个奥运周期,主要是快速;这个奥运周期,不仅要快,还要高,要更加全面。”郎平说。

    

2013年,重掌中国女排帅印后,郎平不拘一格挖掘了朱婷、袁心玥、张常宁、龚翔宇等后起之秀,坚持打造身高与技术全面相结合的战术风格。实际上,从1981年首夺世界冠军以来,中国女排在近40年间经历了3次高峰,无论是老一代“五连冠”,还是2003年、2004年连夺世界冠军、奥运冠军的“黄金一代”,还是重回奥运巅峰的这支年轻队伍,一代又一代中国排球人为之付出了巨大而艰苦的努力,才确保不论规则怎样改变,队伍始终居于世界前列。

    

回到中国女排,郎平把诸多改革理念付诸于建设和管理上,她开创性地组建了“大国家队”,有潜力、有特点的选手会获得进入中国女排锻炼的机会。郎平说:“比如杨涵玉这样的小队员,虽然没有经历过世界大赛,但这次世锦赛我们带上她,让她见世面,快些成长,能够较好地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。”郎平对队员的人性化管理同样值得称道。她坦言,在国家队管理上的改革创新,其目的是让队员有一个更宽松的环境,让她们学会管理自己,“在球场上,很多方面需要运动员自身调整、适应,不能教练说‘左’就只迈‘左腿’。学会管理自己,这对她们思维和自控能力的提高都有好处。”在郎平看来,随着国家队复合型团队建设的不断发展,未来国家队的各项工作将会更细、更智能。

    

在40余年的排球生涯中,郎平参加过海外高水平职业联赛,也担任过国外职业排球俱乐部的教练。2009年回国后,她执教了国内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职业排球俱乐部恒大女排。目前,中国排球超级联赛不断向着市场化和职业化方向发展。郎平表示:“2009年国内各俱乐部中只有恒大女排引进了外援,大家都觉得不得了。现在快10年了,大家不仅认可了外援对于联赛的促进作用,各俱乐部也是想请就请。”

    

在郎平眼中,各排球俱乐部加大“请进来”和“走出去”的力度,中国排球超级联赛国际化的程度是日益提升。郎平表示,由于中国文化和体制等方面有着自身特点,未来中国排球在改革发展上,可以借鉴、结合国外先进的东西,但绝不能完全照搬,要根据国情来设计中国排球超级联赛的发展和国家队的建设,走好自己的路。(来源:中国体育报)